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jj4949.com >
作家刘凤阳留绝笔 引用舒婷诗歌《馈赠》 - 月色微明的
发布日期:2021-11-19 00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唱着翠绿的歌

2021-10-04 10:53 作家刘凤阳留绝笔 引用舒婷诗歌《馈赠》

在种子的坯芽中

正在一个叫交村的村子“考察”乡村振兴,有朋友在朋友圈转出一则消息,竟然是作家刘凤阳的绝笔:

燃起金色的小火

(舒婷)

我又搜索他的名字,发现他参加过《珠江商报》一本书的编写,而且在美的工作过,我估计刘凤阳的名字,就是那个时候进入我的记忆的。

??我的快乐是阳光的快乐

不过,我和刘凤阳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的私下的接触。只记得2018年,我的散文集《活在吾乡》出版,想找几个顺德本地的朋友帮忙推介一下,我组建了一个“活在吾乡推手群”,有朋友邀请了刘凤阳进群,朋友说刘的文学评论写得很好。但是,人是请紧进群了,召集推手喝酒的时候,刘凤阳却没有来。我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?后来我还是想方设法把文集转送了他。大约是2018年中,刘凤阳突然在微信联系我,陈依妙:在成都大运会奏响“Z世代”国风音乐-中新网,叫我务必选一组散文给他(有同事补充,我的微信号是刘向我的同事要的,曾经和我的同事说怕我不肯赐稿)。他说他正在为《勒流文艺》(内刊)选稿,让我在《活在吾乡》选几篇我特别喜欢的文字,“增加一些分量”(他的愿话大意)。又因为是特别约稿,他向我要了银行的账号,说他尽最大可能帮我争取最优厚的稿酬。说实在,那个时候我仍然不是很了解刘凤阳。既不过然他那么认真的向我约稿,我就选了《活在吾乡》的几篇散文,在微信上发给了他。说实在,我对顺德镇街甚至佛山本地的文艺杂志的约稿,一般兴趣都不会很大。因为说影响,这些杂志可能还不如我的公众号。说稿费,也可能比不上我的读者在公众号上边的赞赏。但是对非常认真的特别是行业中人的约稿,我还是特别认真应付的。至于稿件什么时候刊登?怎么刊登?甚至有没有稿费,我都不会太在乎。

各位亲友:当你看到这段文字时,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。2018年至今,我一直在与肺癌抗争,我想让你们知道,我是深怀着爱、温暖、幸福和自豪离开的。原谅我不能一一通知你们,我已经做了遗体整体捐赠,并且已做了临终心愿书,不做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动。我此生无憾,来世还想和你们做亲友。

所以我深刻

说实在话,刘凤阳不算是我的朋友,他的名字我只能是知道。作为作家,而且是居住在顺德的作家,他到底写过什么?我实际也一直不了解。甚至他的样子是怎么样的?如果不借助网上他的微博留下来的照片,我也没有什么印象。 现在我是搜索了一下他的微博,才知道他不太一般。 《 佛山文艺》2019年曾经有一期对刘凤阳的访谈,是这样介绍刘凤阳的:

然而,大约时间过了半年,刘凤阳突然在微信联系我,说原定印刷的杂志没有印刷。“因为钱没有到位,被做他用了,煮熟的鸭子飞了”,我给杂志的稿,自然也没有出处,南宁一小区旁空地被“圈地收费”,附近居民不乐意了-。刘凤阳说:非常抱歉,和覃老师您说一声,并请原谅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1/10/2梧州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逝者|作家刘凤阳

在孩子双眸里

猜想至此,我对刘凤阳几年以后给我、给朋友圈带来的突然的消息,就有了更深切的痛!所以即使忙得饮水都没有时间,我还是要写上边几个字,送给刚刚离开、估计还没有走远的刘凤阳刘先生! 老话一句:刘先生,请一路走好!

刘凤阳,1963年6月生于湖北丹江口市,15岁考入武汉科技大学,1982年毕业并获学士学位。1996年加入湖北省作家协会,2000年转入广东省作家协会。曾任职东风汽车公司。1984年起在《人民文学》《大家》《长江文艺》《芙蓉》《山花》《清明》《广州文艺》《星火》及《文艺报》等报刊发表小说、评论等。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《隔夜茶》《细雨梦回》等。现居广东顺德。

短暂,却留下不朽的创作

微信下边还附上舒婷的几句诗:

人生本是过客,朋友皆为偶遇。聚、或者不聚,都是缘分。所以我从来没有因为刘凤阳没有参加我的推手聚会而不开心。不过现在看到刘凤阳的绝笔文字,我突然对他当初的“婉拒”饭局,私下生出了深深的理解。他说他2018年至今,一直在与肺癌抗争。身患此病,为朋友好,又不便明言,恐怕就是他当初不愿意参加《活在吾乡》推手聚会的真正原因!

发与不发,我都无所谓。不过因为加了微信,也就偶然看到刘凤阳朋友圈的信息。看到他也写小说,发表的刊物档次很高,这一点和顺德很多本地作者都不一样。甚至知道他和一些知名作家(记不清名字了,好像还有铁凝、张抗抗)都有来往,隐隐约约感到刘凤阳有些不寻常。但是因为我缺少名人崇拜的基因,我对名人的名字不太有兴趣,刘凤阳这些信息只能够告诉我,他的写作的朋友圈可能不在本地。如此而已。有朋友私下说,刘凤阳和本地作者没有太多来往,意思是有些高傲。以我了解顺德本地作者基本情况和层次,我似乎理解刘凤阳这样高傲的原因,因为实在不在一个档次。当然也就理解他当初不肯参加我的“活在吾乡推手群”聚会的原因了,因为我也没有到达他的朋友圈的层次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我简单而又丰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|覃炜明

类别: 无分类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1433) |  收藏 |   本文固定链接 | 推荐 一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已有帐号?登录

细看微信朋友圈发出的时间,是今天(10月2日)的3点53分。我不知道最后操作微信的,到底是刘凤阳本人?还是他的家属!总而言之,离开世界这样的事情,是不会顺便拿来开玩笑的。我、包括刘凤阳的朋友圈的所有人,当然是只能相信作家刘凤阳的的确确离开了这个世界!而他用这样的方式和这个世界、和朋友告别,这样静悄悄的,让突然感到惊愕不已!